人言滔滔

【快新】请问,可以偷走你的心吗?/黑羽快斗2017生贺

♪世界上最最帅气的小偷先生生日快乐!!
♪23号中考,攒一攒人品,希望我斗400智商能保佑我!!
♪写了一直很想尝试的第三人视角,希望不会崩掉吧。
♪对了,标题和全文并没有任何联系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原本只是江古田里一个做小本生意的咖啡店主。

我的咖啡店地理位置选得不错,和江古田高中隔街而望。那些意气风发的少年少女,常常会到我的店里来避避暑,或者躲躲雨。如果运气挺好,还能目睹两个小毛孩互相羞涩着脸——虽然常常会被我以“你们点的草莓果汁到了”的理由而打断。

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年轻的冒着粉红泡泡的场面对于我这样一个大龄单身人士来讲,未免还是过于刺激,老年人受不太起。

可其实大部分时间里,我只是抱着只猫,安逸地坐在电脑前打打网游。少有,门口才会传来风铃清脆的响声。

然而有一天,我注意到了一位少年。

那是一位眼睛很漂亮的少年,乱糟糟的头发及搞怪开朗的行为,十分符合一个未成年男孩的形象。我知道他是江古田高中的学生,似乎是因其擅长的一点魔术小技巧,在同校生中算得上个风云人物。

然而事实上这也只是我从偶尔的顾客口中听到的一点信息。我虽然常常看见他从门口经过,却鲜有见他推入门来。我想,他大概是不喜欢咖啡的。

所以我不得不说一句,选择在学校门口开店的确是手妙笔,但开的是家咖啡店——不被阳光有活力的小孩儿们所喜爱的咖啡——也着实暴露了我脑袋里缺根筋的事实。

而注意到这位少年的原因倒有些奇怪了。某天他破天荒的在店门口逗留了好久,似是犹豫着是否要进来。我原本并未在意,但看他纠结的面部表情,想到他内心里是有多么激烈的争吵,便不由自主拉了他一把。我退出游戏,朝他挥了挥手。

少年见此,以一副“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的姿态,毅然决然踏进了门内。但风铃只来得及轻松地响上一个节拍,就被忽然的变数扰乱了舞步。

我看着少年忽然间用手将鼻子甚至是整个脸都遮了去的夸张行为,感到又好气又好笑。这时,我听见他小声地咕囔了一句“他到底为什么喜欢这么苦的气味啊”。

我不禁嘴角抽了抽。对于少年的这句话我是很不服气的,我虽然开的是咖啡店,但店里明明也有很多甜食,奶茶果昔或者慕斯黑森林,怎么就成了“这么苦的气味”?

不过少年很快调整了过来,他走到吧台前仔细端详了一遍被罗列出来的商品名称,时而低下头思考。

而我就仔细看了看少年,他确实是有足以称上帅气的脸的,干净而柔和。我又想到他会魔术这件事,这样的男孩或许是大多数少女憧憬的对象呢。

“呃……”良久,我听见少年带着苦恼的声音,他皱起了眉,却像是不好意思一般挠了挠自己的乱发,“抱歉,请问哪一种咖啡比较好喝啊?”

我确实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,按理说他应该喜欢甜食啊?但我还是本着职业道德回答了:“这看个人口味了,有人就是喜欢苦到家的黑咖啡。”说完,我看见少年赞同地点了点头。

“对,我也不理解他为什么会喜欢这么苦的东西……”

“他是谁啊?”我好奇。

“呃…呃?”少年忽然有些无措,“他……他啊,我的……宿敌吧?”

我看着他可疑地红起来的耳根,内心又苍老地叹了几百口气。年轻人啊……

我转过身去和咖啡机相亲相爱,对还在吧台前傻愣愣站着的少年说道:“坐一会吧,一杯黑咖啡?”

不一会,我端了杯还在热气腾腾的咖啡走向少年,趁着店内生意冷如珠峰,我干脆直接坐到他对面了。

他小心翼翼地拿起杯子凑近鼻间嗅了嗅,看出来被那浓郁的气息包围得不适了,没一会就立刻拿远。仅仅是闻一下就这么受不了了,他哪里喝的下去?

我却被他孩子气的行为逗乐了,“你不喜欢喝咖啡,为什么还要点啊?”

他叹了口气,“想试一试嘛……也想知道为什么他会喜欢……”
“就算你说她是你宿敌,但其实你喜欢她吧。”我忍不住了,“宿敌”这说法怎么听都中二,倒不如我直接挑明。

他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唉,我也觉得我喜欢他,可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。”

噫,青春期的烦恼。

后来我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少年了。

那杯咖啡在少年浅浅啜了一口后还是被果断抛弃了,我摇了摇头对此浪费食物的行为表示了强烈谴责。

无论是推特上还是各大电视媒体,都大肆报导着怪盗基德又双叒叕发预告函的新闻。据说,这次的预告函还特别提到了对某位名侦探的邀请。

是哪位名侦探我也不记得了,闲散的老年人实在是没热情来关注这些激烈的事情。

怪盗基德偷盗行动后第二天,我终于又意外地见到了那名少年。

不过感觉不太一样?今天的他头发规规整整,与之前那鸟窝似的毛大相径庭。并且,他今天浑身散发着沉稳的气质,若不是亲眼所见,和我说这是一个孩子样的人,我是不信的。

我看见他在学校门口驻足了好久,却迟迟不愿进去。我发觉有哪里不对,瞥了一眼墙上的钟,三点五十,学生们应该都在上课才对吧?那他这是迟到了咯?

过了一会他还是没有进入校园,看他踌躇不决的样子,我干脆走出店门喊他,邀请他来店里休息——反正我也无聊得很。

他的举动却令我很不解。只见他偏过头朝我露出了疑惑的神情,我也懵了,这人怎么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啊?他还浪费了我一杯咖啡呢?

但他还是过了马路朝我走来。我一边拉着他进店里,一边自来熟地开始滔滔不绝,诸如“小伙子啊这几天都没见到你你去哪儿啊”“你那么不喜欢咖啡那这次来试试我家的蛋糕吧绝对征服你”“诶对了你那个喜欢的人你表白了没成功了没”的垃圾话。

“……”

我感受到他的沉默,终于意识到自己话唠的属性该改一改了。然而推开店门,我听见他低声说的话,准备给他挑几个黑森林作为赔礼的手尴尬地凝固在了空气中。

他说:“好甜好腻的气味……”

“……”不是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哦??

强压下心头的不悦,我直截了当地开始瞪他准备和他来一场辩论,不曾想他先我一步开口了。

“你好,我叫工藤新一。请问你是否认识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家伙?你能告诉我他在哪儿吗?”

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搞得有点懵,其中庞大的信息量稍微有点让我的大脑运转不过来。我想,我要是台电脑,一定已经卡壳了。

“……你,你是说你叫工藤新一?我应该是认错人了?”

工藤新一。哦我想起来了,那好像是位极富盛名的侦探。看样子也应该是高中生,然后我记得他在米花町……

嗯,看样子我确实是把他和那位少年认错了。

“没错,”他点点头,语气里却已经带上了点焦急,“你认识他吗?”

“也就认识,不熟。”解开误会后,我感到一阵尴尬,于是指了指旁边的甜品柜,“你要来一个吗,不贵。”

“不用了我不喜欢甜食……”

说巧不巧,这时候我看见玻璃门后面悄悄站了一个人影。我看那人影有些眼熟,再一定睛:嗨,这不就是浪费了我咖啡的那混小子吗!

他也看到了我,急急忙忙朝我比了个噤声的动作,鬼鬼祟祟的很是可疑。

“先生,如果您见到他,麻烦你……”

耳边还传来工藤没说完的话,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指向他身后的方向,开口道:“没有如果,你看看你后边?”

几乎是同一时刻,少年在朝我龇牙咧嘴地做了个“你不厚道”的表情后撒腿就跑,工藤反应迅速地推开店门追上前去,一边追一边喊着“你别跑”。

想一想两个人在大街上你追我赶,那场面也是非常感人了。

感叹了一句自己一把老骨头,我锤了锤腰窝进吧台里开始一边撸猫一边睡觉。

少年再次到我店里来是几天后的事了。他哼着小曲一脸春光荡漾,对于我上次所谓“不厚道”的行为似乎并没有不满。他带了个线型耳机,似乎是在打电话。

“知道啦,会买咖啡给你的,柠檬派也会买,我办事儿什么时候不靠谱过。”

这语气像是在和女朋友打电话啊,这小子可以嘛。我把他要的东西贴心地打包好了,他临走前盯了盯橱柜里的甜品,跟我说再要三个黑森林。

“诶呀名侦探都能喝那么多咖啡,我多吃两个蛋糕就不行了?真小气……不不不我错了我错了我谢罪我面壁思过!!”

我望着少年和电话那头的人说笑着离去的背影,不禁又感慨了一句自己这是岁月不饶人。

年轻真好啊。

——END——